展覽回顧

是否水墨? 大閑與張羽作品展

03月19日 - 04月30日  |  2016
劉堅張羽
開幕酒會
2016年3月19日 星期六 下午四時至六時
兩位藝術家大閑及張羽將出席開幕禮
張羽將即席進行裝置及行為藝術


香港畫廊夜
2016年3月21日 星期一 下午六時至八時
特設酒會及導賞, 以紅酒及乾酪款待參觀人士


巴塞爾藝術展 南港島藝術日
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早上十時至下午二時
張羽將即席進行裝置及行為藝術
特設酒會及兩位藝術家導賞, 以雞尾酒及杯子蛋糕款待參觀人士
免費專車從中環前往藝倡畫廊,詳情www.sicd.com.hk


時下的當代水墨藝術作品, 大多數趨向提出兩個問題: 甚麼是水墨藝術? 水墨藝術是否根據創作媒介和/或哲學思想來下定義? 為了回應這些問題, 藝倡畫廊十分高興舉行 "是否水墨?" 雙人展, 展出中國當代藝術家大閑(原名劉堅, 生於1961年)與張羽(生於1959年)的新作, 讓觀者更深入地思考, 現時的水墨藝術已經由全新的形式所組成? 還是要脫離深厚的傳統文化?

深圳美術館藝術總監魯虹先生曾經寫道: 了解水墨畫歷史的人知道,水墨畫不僅有着嚴格的陳式規範,還有着一套完整的價值體系,二者互為表裡。正如魯先生文章第一部份的內容提到當代藝術家的新路向,大閑的最新水墨創作,是從上海中國畫院移居到加拿大28年間不斷研究、反思中國傳統繪畫、學習西方當代藝術、探索出來的有很強傳統傳承,又溶入西畫技法的當代新國畫。大閑保留着傳統水墨畫中的那種一氣呵成、氣運生動、以寫書法的筆法入畫,從新組合創作出一種新的視覺國畫。畫家運用了深淡墨色的變化,配上色彩,融合了傳統與抽象的風格,以精練的筆墨技巧,繪畫好比夢一般的幽境,寫出了水墨藝術的真諦。

至於北京藝術家張羽的最新裝置及行為藝術作品,卻與大閑的水墨畫形成強烈的對比。張羽是從水墨文化、水墨媒介開始進入藝術,並漸漸深入水墨研究。他明白到水墨畫離不開宣紙、毛筆和墨,他從2000年就沒有再用毛筆和墨,可是三十多年以來的藝術創作中一直採用宣紙,加上日常生活中少不了的普洱茶,引發他的靈感,以行為及裝置藝術的形式,來呈現宣紙與茶水之間的關係,同時對時間、過程、空間、溫度、濕度的把握,組成一個哲學性的思考。展品“上水"曾於2016年1月安徽省合肥市 “冷光源”大型裝置藝術展中展出,引起內地及國際藝壇的關注。這次在在我們畫廊的 “是否水墨”雙人展中,張羽把60個白瓷茶碗排列在宣紙上,然後在茶碗中注入普洱茶數次,讓茶水注滿茶碗而溢出,流淌在宣紙上,留下了深褐色的茶跡。藝術家待茶跡乾透後,再重覆注茶的程序,於是在宣紙上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茶跡,好比變化豐富的水墨。張羽認為: “上水這作品似乎與水墨無關,但實際上它又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系。”藝術家通過簡單的生活動作,不單止與大眾更貼近,同時引發觀眾對現代藝術的深入思考。在注茶的過程中,呈現了水從有到無,又從無到有的不同轉化形態。這種"有"與"無",跟傳統水墨畫家所表達的道家與佛家思想,有着很密初的關係。

這次展出兩位藝術家的作品,好比莊子提出的哲學論點 “莊周夢蝶",運用了浪漫的思想情感和豐富的人生哲學思考,引發觀者的共鸣。如果大閑的水墨畫是夢境,那麼,張羽的裝置可以說是蝴蝶了。